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 热门搜索 :

所有分类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6  黎宏教授认为行为无价值以规范违反来限制法益侵害划定的违法标准在理论上应当比结果无价值的入罪范围小,可是事实上在不能犯和未遂犯的区分上,行为无价值却处罚了更多的未遂犯,形成了逻辑上的缺陷笔者以为这个批评不成立第一,从处罚范围上看刑法并不是绝对的处罚越少越好。 应当处罚而不处罚的就是对国民保护机能的弱化和行为规范引导的不作为单纯形而上地讲结果无价值或行为无价值处罚范围的大小并没有强大的说服力。扩张不能犯的范围表面上粉饰了刑法谦抑性和人权保障的口号,实际上有悖于罪刑法定和严格的刑罚阶梯并不能体现结果无价值理论的优越性。第二从违法判定基准上看不能犯上两种理论的分歧,集中于行为对法益损害危险的有无结果无价值采取事后的纯客观的科学判断行为无价值则采取事前的行为人及一般人认识的事实的主客观判断。结果无价值的客观危险说方法论仍然停留在结果的实害犯层面,即要求作为未遂犯处罚的行为必须在客观上有一个对应的侵害结果。如以为是活人而实际上是死人的射杀行为,黎宏教授认为只能是不能犯。可是以杀人的故意实施了符合构成要件的行为,只是因为没有出现既遂犯的结果就作为不能犯处理并不妥当。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